你的位置:主页 > 会计 >

纳斯达克或收紧IPO规则特别要求上市公司报表“

2020-05-20 02:31      点击:

  5月19日,据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纳斯达克将对企业首次公开募股(IPO)实施新的限制,此举可能会加大一些中国企业在纳斯达克上市的难度。

  消息人士称,尽管纳斯达克在新的限制中不会特别提到中国公司,但这一举动确是出于对所谓“中国的会计透明度及内部问题”的担忧。

  据悉,纳斯达克的新规将要求企业的IPO募资额达到2500万美元以上,或至少达到上市后市值的1/4。此外,还将要求审计公司确保其报表符合国际会计准则,并计划对审计中国上市公司账目的美国小公司进行审查。

  这将是纳斯达克首次对IPO规模设定最低数额。据金融市场数据提供商路孚特的数据,2000年以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155家中国公司中,有40家公司的IPO融资额低于2500万美元。

  最早时候,按照纳斯达克上市最低标准,拟上市公司在利润和市值方面的要求近乎为零:只要净利润最近3年达到75万美元以上,或者上市证券总市值达到5000万美元,抑或者股东权益达到500万美元并持续经营两年,三者选其一即可。

  然而,近几年,随着赴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存在许多违规行为,交易所开始考虑提高IPO门槛。

  去年8月,纳斯达克就更改交易规则,提高中国小型公司的IPO审批门槛,放慢这些企业的IPO审批速度。原因是,纳斯达克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小型公司,其大部分IPO募资额来自中国投资机构,且这些公司股票交易通常很少,大都掌握在少数内部人士手中,低流动性使其失去对美国大型机构投资者的吸引力,而这些投资者恰恰是纳斯达克想要迎合的。

  第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来看,瑞幸财务造假事件或是纳斯达克修改规则的直接导火索。瑞幸事件曝出后,美国方面发出了类似提高中国公司上市门槛,甚至拒绝中国公司上市的呼声,此次举措算是对这个呼声的实质性回应。

  京东金融海外基金总监陈达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规则是普适的,美国企业上市也要按照这个规则来,所以并不能说规则是针对中国企业。但随着中国上市公司越来越多被曝造假,直接伤害到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利益,以财务透明度作为上市的要求加以限制无可厚非,这并不能阻挡中国优秀企业赴美上市,反而能让将害群之马杜绝在襁褓之中。而且财务更透明开放,也会对中国上市公司的估值起到提振作用。”

  况玉清表示,“对于中国企业而言,上市门槛提高了,会导致一些规模较小的初创型企业失去上市的机会,或者他们需要推迟上市时间,等到业务规模估值水平达到纳斯达克的要求之后,才能申请挂牌。”

  北京郝俊波律师事务所律师郝俊波也认为,IPO融资门槛将对小公司产生影响,但对大公司应该不会构成上市障碍。“俗话说,不是猛龙不过江。本来跨洋上市的公司就多为中国公司里各行业的先行者,有了新规定以后,没有一定经济规模的公司根本无法出海上市了。”郝俊波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张锐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在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外资企业中,无论是财务造假还是因此而退市摘牌,中资企业占了较大比例。中资企业应当将不做假账视为道德底线始终恪守,将合规信披视为职业节操永恒把持,将合法经营视为核心理念严格践行。与资本运作相比,中资企业更需要在秉持务实心态的基础上创造与升级更有效的实体商业模式以及由此衍生的盈利能力来佐证与做强自己。

  况玉清建议,在选择审计机构、承销商等关键上市中介机构时,“尽量选取职业声誉良好的国际性大机构,这样有助于减少国际投资者对中国企业财务造假的疑虑”。

  郝俊波认为,瑞幸造假案令中概股信誉严重受损,以后中概股应该杜绝作假虚假陈述等任何欺骗投资者的负面新闻,才能令投资者恢复信心。

  陈达表示,“既然是在国际市场上市融资,就要注意采用符合国际标准的会计、审计制度。与此同时,不要想当然地把国内商业土壤上的‘潜规则’——诸如刷单、刷评论、刷虚假用户等当作美国也允许的商业行为,我们要更加遵守国际市场的玩法与规则。”

 网站地图